[人民网]最美基层民政人丨遗体火化师章欣华:生命最后一程的守护者

作者:社会工作学院审核发布:人民网发布者:党委宣传网工部发布时间:2017-12-25浏览次数:13

11月3日,农历九月十五。早上7点,章欣华准时上班。

穿过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服务楼,背后便是一幢老旧平房,墙上的老旧白瓷砖,诉说着这幢楼所看过的人间悲欢离合。这里是殡仪馆的火化车间,也是章欣华工作的地方。

章欣华来到火化车间休息室,打开柜子,利索地穿起一件白大褂,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,再戴上口罩和一双粗棉线手套。白大褂是他们的上班服,与这里工作人员穿的黑灰色衣服相比,白色显得更加神圣、庄严。

随即出门左转,来到火化车间大门口。接手其他工作人员推来排着队的遗体,准备推进火化大厅。   

在章欣华看来,送到这里的每个遗体,带着各自让人唏嘘的故事,最终都将化为尘土。而他要做的,就是将生命的最后一程画上一个句点。

火化车间,是遗体最后达到的一站。做好最后的服务,这是对逝者家属最起码的尊重。

石桥铺殡仪馆有两个火化车间,章欣华一般在较大的火化车间工作。车间内,依旧是白色老旧的墙砖,八个火化窗口整齐排着,每个窗口由传送带连着火化炉,窗口旁有一个电子控制版面。

章欣华的工作就是将遗体推进火化车间,主持仪式、整理遗容、火化遗体、捡灰纳骨、抚慰逝者家属等。   

上午十一点左右,整个火化车间显得空荡荡的。这时,工作人员送来一具遗体。章欣华小心翼翼将红色棺木盖子打开,让家属跟逝者做最后的道别。

随着祭奠的礼炮打响,一个人的最后一程就最终落幕。章欣华跟同事一起将遗体放置在传送带,运送进火化炉后,再出来就是一捧白灰。

这个时候,家属失声痛哭,万分不舍。而章欣华就在一旁缓缓地将遗体送进炉里。

章欣华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场景,重复了无数次这样的动作,最忙碌的时候便是每天清晨5点到7点。

虽然没有正规的仪式,也没有颂文,但每一个动作,章欣华都小心翼翼,神经都是绷着的。待家属离去后,章欣华这才放松下来,回到车间的休息室喝口水,休息一下后继续接下来的工作。

在火化炉旁边,有一间休息室,两张床,一张书桌,一把椅子,一排储物柜放着火化车间工作人员各自的物品,墙上挂着的白板写着工作注意事项。

“遗体到车间后务必认真核对《到馆通知》、火化遗体时严格遵守火化机操作规程……”这些都是章欣华归纳总结写在墙上的。

再过三个多月,章欣华在石桥铺殡仪馆工作就满十四年了。章欣华毕业于澳门永利娱乐平台学院(原重庆民政学院)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。2004年,章欣华作为石桥铺殡仪馆第一个大学生来到火化车间工作。

过了几年,章欣华升为班组长,他知晓自己的责任更大了。

遗体火化基本实现自动化操作,自动化的操作在外行看来或许就是简单“按按钮”,然而其中的辛苦不容被外人知晓。

在遗体火化过程中,章欣华会定时察看火化情况并适时做一些调整,火化炉空置时,章欣华也会对火化设备进行维护与检修,确保遗体顺利火化不出现任何差错。   

“因为任何差错都是不能容忍的。一旦出现机器卡住等问题,遗体被卡在中途,这是对逝者的不尊重。”

“重庆的殡葬习俗习惯在早上,火化车间每天从鸡没叫就开始忙碌。”值夜班、工作连轴转……这样的工作状态,章欣华早已习惯。

不过,刚开始在殡仪馆工作时,章欣华也遇到过尴尬时刻。

章欣华刚上班时,家住在李家沱,五点钟上班,凌晨四点闹钟响起,章欣华就得起床打车到殡仪馆。   

“那时,我给出租车师傅说到殡仪馆,直接摆手拒绝。”虽然生气,章欣华也可以理解他们。“有些司机开早班车,第一单就到殡仪馆,觉得晦气。”后来,章欣华学“聪明”了,打车上班都说只到石桥铺。

“你要在哪里下车?”

“先往前开嘛,我给你指路。”

让司机在离殡仪馆几百米的岔路口停下来,章欣华自己走到殡仪馆。

从石小路立交到殡仪馆,只需要走三百多米。然而这条路两旁,几乎都是售卖花圈、菊花、香烛钱纸等殡葬用品的店铺,这是章欣华上班的必经之路,普通人因为忌讳,总是对这里敬而远之。   

但对于章欣华而言,看透了生死,人就会变得更加淡然,更加无畏。

不过,随着时代的变化,人们对殡葬行业的理解,章欣华的职业逐渐被人们接受。

逝者也有尊严,章欣华严谨、细心对待送来的每一具遗体。逝者的家属看到章欣华小心翼翼地态度,会主动向章欣华说谢谢。而这一句简单的谢谢,对于章欣华而言,是莫大的鼓舞。让他觉得这个在别人看来冷冰冰的职业,也能如此温暖。

“曾经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,看到我们把他老伴送到火化炉后,深深地向我们鞠了一躬,对我们说,这个工作是积福的。”这一幕,让章欣华记忆犹新。

在火化车间工作,章欣华看到许多人生百态。尽管已经工作多年,看到家属为逝者的离去而痛哭,也会触动到章欣华的软肋。   

章欣华是浙江宁波人,几年前,他的外婆去世,都没能见到最后一面。“家里人知道我工作太忙,抽不开身,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回忆起外婆的去世,章欣华一直抱有遗憾。

看多了生生死死的章欣华也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一家人平安幸福。

2012年,章欣华在重庆结婚了,随后生下一个女儿。如今,他最开心的就是看着女儿长大,听着女儿用糯糯的声音喊着爸爸扑向怀里。“什么烦恼压力都没有了。”提到女儿,章欣华的嘴角总是向上弯着。